內部係統 中文 | 英語

搜索

預計2050年國內天然氣需求有望超8000億方 中國油氣企業應加強長遠規劃

發布時間:2018-12-18 09:43:21 瀏覽:117

預計2050年國內天然氣需求有望超8000億方 中國油氣企業應加強長遠規劃

新加坡國際能源周及係列活動日前在新加坡閉幕。今年的能源周活動以“能源革新:投資,創新,整合”為主題,全球能源領域的決策者、投資人和行業領袖就當前全球能源局勢、能源變革給全球市場帶來的影響等課題展開討論。與會專家建議,中國油氣企業應著眼能源變革,立足長遠,加強針對油氣行業未來的規劃和布局。

全球石油市場的不確定性
  受各主要產油國供應上升、沙特在美國壓力下增產等因素影響,近期國際市場原油價格從高位回落。參加新加坡國際能源周的專家們表示,美國政策仍不明朗,全球石油市場的走勢還具有很大不確定性。
國際能源署執行幹事法提赫·比羅爾在接受記者聯合采訪時指出,全球石油市場正在經曆非常具有挑戰性的時期。首先,盡管增長有所放緩,但全球石油需求仍然非常強勁;其次,伊朗出口下降和委內瑞拉產量大跌造成原油供應受限;此外,沙特的閑置產能縮減導致市場緊張。
  比羅爾認為,沙特的閑置產能作為全球石油市場的關鍵緩衝目前已經降至非常令人擔憂的水平。但他同時表示,相信其他產油國,尤其是海灣國家,將對市場緊張發揮緩解作用。
  新加坡原油市場研究分析機構Vanda Insights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範達娜·哈莉表示,一係列破壞性力量正在同時作用於全球石油市場,尤其是美國重啟的對伊朗能源領域的製裁,已經對市場產生了很大影響。她說,伊朗的大部分石油都進入亞洲市場。此前,每天伊朗出口大約230萬桶至240萬桶石油,其中大約120萬桶至130萬桶石油是中國和印度消耗的。因此,美國對伊朗的製裁很可能對這兩個國家造成巨大影響。
  哈莉告訴記者,美國給市場發出的信號不夠明確,因此很難準確地預測市場的走勢。有分析人士認為油價將跌向每桶60美元關口,也有人認為油價會回到90美元甚至100美元的價位。她則認為,盡管歐佩克的閑置產能越來越少,但隻要閑置產能沒有耗盡,國際油價就不會因此衝擊100美元價位,而且最終決定油價的還將是市場需求。
  她表示,2018年的石油需求隨著全球經濟增長而出現了強勁的上升,但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2019年全球經濟增長將放緩,那麽石油需求的增長也會放緩。目前,歐佩克已經在討論是否需要再次減產,而經合組織成員國原油庫存自7月以來一直在增加,因此過剩的情況有可能會出現。
  哈莉認為,國際油價可能會處於70-80美元的區間之內,也有可能會超過80美元,但是具體能夠衝高到什麽價位還是取決於美國對伊朗的製裁力度。
國內油氣進口將超過6300億方
  今年年中,中國社會科學院發布了《中國能源前景2018—2050》研究報告,提出預計到2020年,中國的能源需求總量將下降至44.7億噸標煤,到2030年,將下降至41.8億噸標準煤,而到2050年,將進一步下降至38.7億噸標準煤,並基本穩定下來。同時,受中國的減煤增氣政策推動,天然氣成為中國近年來需求增長最快的能源產品,預計到2050年國內天然氣消費需求將有望增長超過8000億方,屆時天然氣在一次能源消費中的比重將提高至超過25%。基於此需求預測,報告認為,未來30年,中國的能源進口需求也將從以油為主逐步過渡到以天然氣為主,預計到2050年中國進口天然氣將增至超過6300億方,進口依存度達到78.5%。
  中國社會科學院數量經濟與技術經濟研究所能源研究室主任劉強在新加坡國際能源周上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短期內,中國國內的油氣市場需求會上升,這是由國家政策和經濟發展規律共同決定的。如果國內的經濟形勢能維持較好的勢頭,那油氣市場需求也會有較快的發展;反之,油氣市場也會受到負麵影響。
  具體來說,劉強認為天然氣替代傳統燃料的一個重點是發電領域,暨從煤電轉向氣電。他說,如果煤改氣發展順利,那麽天然氣需求增長就會比較快。另一個重點是工業用氣領域,如果陶瓷工業、鋼鐵工業、水泥工業等行業從燒煤轉為燒氣,那麽也會給國內的天然氣市場帶來比較大的變化。
  另一方麵,劉強表示,國內減掉成品油出口的石油淨需求已經達峰,原因之一在於人口趨勢的影響。他說,雖然我國總人口下降不快,但是年輕人口的下降速度很快,比如作為駕車主力人群的50歲以下人口就有比較大的降幅。他說,國內現在石油進口還在增長,更多的是因為中國作為煉化的基地正在向東南亞等地區的國家出口成品油。但總體來說,國內油的市場比較穩定,不太可能有大的增長。
中國油氣行業的未來
  上個月底,中國石油與中國石化先後公布了三季報。數據顯示,中國石油前三季度營業收入達到1.71萬億,淨利潤481.21億元,中國石化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2.07萬億,淨利潤599.80億元。
  哈莉表示,從短期來看,中國大型國有煉油企業今年的業績相當好,在中國國內需求強勁增長的推動下獲得了較高的煉油利潤率。但是,現在一些分析人士預測中國經濟增速將在2019年進一步放緩,如果出現這種情況,就可能對國內油氣需求造成負麵影響。
 她建議,中國油氣企業要立足長遠,不能把短期內強勁的石油需求增長視為理所當然,而要注意到國際市場和國內實際消費的變化,警惕煉油產能的持續增長和過剩。她說,目前越南、馬來西亞、尼日利亞等國都有計劃新建煉油廠,中國企業必須著眼未來市場需求,而不能埋頭隻顧增加煉油產能。哈莉還建議中國企業多關注跨國油氣企業,如殼牌、英國石油、埃克森美孚,看看它們在關注什麽,在為未來做哪些計劃,尤其是這些行業巨頭在電動汽車、可再生能源等領域的布局。
  劉強則表示,國際油價自2016年開始恢複性增長,並且在今年出現了很大的波動。他認為國際油價的變化趨勢是一個波動的過程,油價處於高位主要會對山東地煉等“三桶油”以外的中國煉油企業造成較大的影響,導致它們的利潤空間被縮小。但長期來講,中國油氣行業的具體發展除了取決於國際油價的下一步走勢外,還要看未來改革的措施能否讓國內市場進一步開放。
  此外,本屆新加坡國際能源周上,建設亞洲天然氣樞紐,形成亞洲油氣基準價格是討論的一個熱點。劉強認為,上海原油期貨以人民幣計價,形成了黃金-美元-人民幣的三角,這可能會被國際投機者利用以打壓人民幣匯率。他建議上海國際能源中心也推出以美元計價的原油期貨合約,讓人民幣計價原油期貨與美元計價原油期貨同時在市場上運行,給市場參與者們多一個選擇。哈莉則表示,中國推出原油期貨的時機非常正確,但同時以此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略顯倉促。她說,人民幣在未來可能會真正成為完全的國際化貨幣,實現自由兌換,並像美元一樣在全球範圍內都被接受,但這應該是逐步實現的過程,要一步一步來。她也建議上海國際能源中心推出美元計價合約,以獲得更廣泛的市場參與,讓中國的原油期貨更好地發揮套期保值的功能。
  哈莉還表示,建設亞洲天然氣樞紐對於所在國的政策、法律體係、產業生態、勞動力、倉儲等都有嚴格的要求,而且需要市場的廣泛參與。現在,很多亞洲國家都爭相提出要建設本國境內的天然氣樞紐,但要一個泛亞洲地區的天然氣樞紐的形成需要多個國家的共同合作和努力。而這樣的區域合作會受到政治風向、民族主義情緒興起等外部環境的影響,最終亞洲天然氣樞紐的出現時間現在還很難預測。

  劉強則表示,在中國建設天然氣樞紐不一定會與新加坡或者東南亞其他國家建設的樞紐形成競爭,反而可以成為接力關係。以新加坡為例,如果新加坡建成了天然氣樞紐,上海也建成了天然氣樞紐,那麽上海的樞紐可以作為二級商代表中國市場與新加坡的樞紐展開合作,雙方還可以互相參股。


                                                                                                                        轉自博燃網 

                                                                                                                       2018年12月18日

日b石油天然氣工程有限公司版權所有2013
地址:郫縣現代工業港北區港通北三路269號融智創業園4-3

13880751158